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良医善治

快乐过好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老家的故事》 樟湖坂历史碎片——黄龙岗的往事  

2013-02-26 12:17:55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黄龙岗的故事

黄龙岗位于闽江左岸,樟湖坂西北,太平镇南溪对岸,尤溪出口之冲,是界点地带。

元朝至正年间,福建行省参知政事(相当于省长)陈友定成了割据于闽中八郡的头目后,他率兵攻打朱元璋的领地处州路,败还,朱元璋部追入浦城、延平,后又攻取福建。《延平府志》记载:“至正二十八年正月,大明兵取建宁、延平二路,陈友定被执。”传说在追剿陈友定时,朱元璋部沿江扫荡,军队曾在樟湖坂过江西面山岗插“黄龙旗”作为已经完成清理区域的标识,之后人们将此地山岗称谓“黄龙岗”。

传说明朝年间,有一位江西赣州地理先生沿大龙脉“抓龙”(寻风水“龙穴”),见一路有许多山形如飘扬的战旗,至此山脉正好是第一百面,酷似凯旋军旗。赣州先生心想:“此乃‘战龙回首’之象,风水宝地也!我一定要找到‘龙脉正穴’。”后来赣州先生就在樟湖坂落居,问及乡人得知此山岗地名“黄龙岗”来历。深信此地有“正穴”风水,之后他一面给人寻风水看地理,一面继续寻找“战龙回首”正穴,直到他去世也没能找着。可他在樟湖看地理找风水留下许多足迹和范例,“战龙回首”风水宝地之事也在民间广为流传,风水“龙穴”至今仍是一个迷。

话说民国33711日,尤溪县临时参议会根据参议员陈祖顼、林饰章等人的提案,以尤溪口是尤溪河流唯一出口为由,建议省政府将南平竹峡至尤溪口沿河5里以内的地域划归该县管辖。民国347月,福建省政府训令第二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催办区域划归一案。专员何震呈复:“本案经张前任(即前任专员张翰仪)令殇尤溪、南平两县派员查勘具报,唯以双方各执一词,无从核定,现决定亲自约集该两县有关人员到地勘议。”

尤溪口位于闽江右岸,与黄龙岗一江之隔,是尤溪注入闽江的汇合处,故称尤溪口。傍尤溪沿岸延伸的有丘墩、竹峡、五峰山等4个村落纳入南平县界以内。从地理形势看,闽江沿岸的太平、刘家寨、蛟坑、南溪、尤溪口、樟湖坂均贯串于一条江岸线上,亦属于南平地界。民国34930日,第一次会勘划界会议在尤溪口平水轮船公司尤溪站举行,由何震主持,与会代表12人,尤溪代表提出:将来尤溪修筑公路,其终点至尤溪口,如区域不归划,兴建、管理均感困难;要求将尤溪口、丘墩、竹峡、下碓子、牛楼山、龙池、半山、下洋坑等8个村划归尤溪管辖。南平代表提出:兴建公路、码头均属应办事项,不必有界域之分;尤溪货物、旅客进出虽有困难,但可政令解决;如区域划归,势必造成“地域穿插行政管理不便,且易为奸存匿之所”。民国3518日,第二行政公署呈报省政府:“查该地在南平为远僻之村落,在尤溪则为交通总汇。设隶尤溪,利处则该县货物吐纳、商旅往返以及建码头、修公路等地方建设有莫大便利;弊处南平所辖樟湖坂地域穿插两县边界将成犬牙交错之势,至于治安问题,如改划尤溪,其地位较属南平显见重要,更能确保无虞,特沥陈利弊,请鉴核俯赐裁定施行。”

民国3621日,奉第二行政公署命令,南平县政府秘书蔡信琦、尤溪县政府民政科科长曾绍参、警察所所长范秉政等人分别代表两县政府,前往尤溪口会勘划界。是日,数千名樟湖坂和太平南溪百姓云集尤溪口,举行示威请愿活动。有一组代表四、五人至林世太客栈,见尤溪代表住宿处堆置一捆木界牌,欲强行拿走,遭对方阻挡,双方争夺激烈,尤溪代表鸣枪威胁,激起民众愤怒,齐声抗议,曾绍参惊慌失措,越窗逃跑,群众追逐,曾走投无路,跳入河中,水警分队冲至河边,将其搭救上岸.第二次会勘划界会议流产。

此后,尤溪县国大代表卢兴荣向省政府主席刘建绪告状,第二行政公署也向南平方面施加压力,同时呈报省政府:“樟湖一二人士于蔡秘书未到之前不循合法程序,公然纠众糜集尤溪口,凶殴尤溪派来的曾科长,违法抗令殊堪痛恨。本署为明了真相,期便顺利会划起见,经复面逾南平林县长约同尤溪姚县长亲往持平办理,并派视察葛保飞同行实地查勘。是日,上至太平下至溪口岭兜数千名乡民聚集尤溪口,继续举行示威请愿活动,比肩继踵,人声鼎沸,以致滞留于对河庙平上的樟湖坂请愿队伍数千人无法进入会场。上午8时许,南平县长林逸生抵达庙平,数千名乡民跪在地上,齐声恳求:万万不可重划区域。林颇受感动,表示接受民众意愿,且好言慰勉。随后,辗转它地视察.第三次会勘划界会议落空。之后,第二行政公署具文呈报省政府称:“该次县长亲自查勘,又因樟湖人士扩大事态,联合太平、南溪各乡保民众,分途集众请愿,威胁县长,种种阻挠,致划界事又不果。省政府当即委派民政厅视察黄以焘为两县会划监交代表,责成南平县长林逸生负责地方秩序。

   国36211日,黄以焘和南平、尤溪县长及民意机关代表在尤溪口举行半秘密性会议。慑于压力,南平代表作出妥协,同意划割尤溪口丘墩竹峡牛楼山(五峰山)等4个村落归尤溪管辖。嗣后,县长林逸生调离南平,由尤溪县长姚慈仁续任。同年5月,省政府将划地方案呈报国民政府内政部核备。9月,正式办理交划手续。这就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“南尤疆界争端”,两县疆界争端也从此留下伏笔。

共和国后不久,尤溪县行政区域脱离南平地区隶属。随着交通的发展,左岸外福铁路的贯通,无主要出口的尤溪县内陆因大量货物进出困难,生产发展瓶颈受阻,为寻找突破,加快发展交通途径。上世纪70年代末,尤溪县向省政府请示,要求在尤溪口过闽江的黄龙岗地段建“尤溪”火车站,得到省政府的许可。当时受政治压力,南平地方党政不做反对,接受省里的指示,默许尤溪方面的请求。之后,尤溪县在南尤交界点南溪一方建悬索桥直通黄龙岗地段“尤溪”火车站,在那里大兴土木,设立政府行政管里机构,一时尤溪口、黄龙岗地区车水马龙,成了繁华之地。尤溪县出口交通得以解放,周边的南溪、樟湖、太平百姓也得益,是两县人民共享的便利。可是,右岸大片地盘被割让,本就有切肤之痛,而今尤溪又借故侵占到非属之地的过江黄龙岗地区,而且明目张胆地设立行政机构,这不是认可了黄龙岗地区火车站地域割让划给尤溪了吗?历史上那场最大规模的“南尤疆界争端”尚存隐痛的坂溪百姓,深感此事非同小可。于是,有人在太平、樟湖两个公社穿梭,拟文向南平市、南平地署、省政府报告,要求外福铁路“尤溪”火车站变更为“黄龙岗”火车站,同时由南平市设立行政管理机构,统一管理黄龙岗火车站地区。此间,为争端管辖权,尤溪与坂溪两地群众发生多次针锋相对的争夺,甚至肢体冲突,两县各派出警力相向。后经省政府、铁路局派出调查组实地调查落实车站冠名属地法则,“尤溪”站被更改。198219日,尤溪口火车站易名“黄龙岗”火车站,南平市政府在站区设“黄龙岗”火车站管理所,太平公社副主任刘光演任所长,樟湖公社党委宣传委员胡桂善任副所长,办公地点设在太平公社南溪大队。由南平市设立“黄龙岗火车站管理办所”至今仍保留有机构设置,属行政正科级单位。

1989年水口水电站上马,疆界争端还在继续。首先是南岸,库区搬迁初期,尤溪口与南溪两个移民安置点都是就地提高方案,就因尤溪县与南溪界点地归属,发生了轰动当时全省的疆域山地争夺战,两县都派出大批武警、民警和地市乡三级党政干部在现场做疏导劝解工作,时任福建省省长的王兆国也亲临实地巡察,最后被省里判定为尤溪口权属地,但是,尤溪口人仍然不敢入界使用,纠纷山地一直被搁置着。尤溪口往日繁华港口景象已经成为了历史,它也成为全国最小的建制镇。近年这里萧条狼藉,沿街房屋店铺都被南溪的企业主购买改作车间仓储之用。南溪百姓也以建大庙之名而入纠纷界地。其次,还是黄龙岗车站地区土地权益之争。库区搬迁建设伊始,外福铁实施改线南北岸两个比较规划方案。尤溪县预想线路从闽江左岸尤溪口通过,设立名正言顺地的“尤溪”站,为此不惜代价大施伎俩,向设计单位赠送大量物资。因由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的北岸方案的选中,南岸方案被淘汰,尤溪县的预想没有实现,历史的最好机缘擦肩而过。北岸改线方案根据国家战略要求,减少沿线区间小站。而尤溪县为突破交通瓶颈煞费苦心。之后,尤溪县再次向省里要求设立“尤溪”火车站,加高原有尤溪口悬索桥,接通对岸黄龙岗地区。尤溪县以先下手为强的手段,在库区蓄水前,完成加高索桥桥墩工程,随后向铁路部门申请由尤溪县地方出资兴建“尤溪”火车站,一切就绪,而后才向南平市申请车站用地。此时已经改革开放深入时期,新时代交通构架将打破区域封闭状况,虽然坂溪百姓对尤溪县的车站征地莫然置之,但是“尤溪”站征地一事依然被半个世纪前那个“疆域之争“阴影笼罩着。当政者的镇村领导干部依然心有余悸,对尤溪征地之事不敢应允,最后还是有南平市政府依法办理。随着交通大动脉的形成,尤溪县内陆已经有了纵横交错的高速路、高铁路、国道、省道路网,黄龙岗地区的火车站已经失去最佳出口通道的作用,也无人问津。只有黄龙岗火车站、闽江上的桥墩、边缘化了的尤溪口镇,还可以见证那段历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