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良医善治

快乐过好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人生感悟》—— 清明祭亲人  

2014-04-04 23:46:47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明祭亲人

清明祭亲人 - 樟湖陈氏人家 - 樟湖陈氏人家
 

    又一年清明节,再次在缅怀着我人生路上共同走过的上辈至亲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许多往事都依稀模糊了,或是根本记不得了,而对仙逝的至亲则是例外。不要说是现在,是在今日,就是再过十年,只要我还活着,只要我心智仍是健康,头脑仍是清醒,他们的声容笑貌,必定是历久弥新,历历在目,如在昨天,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岁,始有上辈至亲西去。回想脑海之中,印象最深的我的养父第一位离开我的先人。那是“低标准”时代的三月初一,我父为大队集体食堂砍柴火,江溪上放漂薪木过尤溪口河埂,因饥饿过度,身体不支不幸落水身亡,他就是因饥饿而溺水身亡之人。那年父亲才三十八岁,没了连一副棺木也没能享受上,就这样无声无息、无影无踪地离开了。父亲失踪噩耗传来,全家人浸泡在嚎啕大哭之中。那一夜,是那样的恐怖与黑暗,苦难来了父亲一死,人亡家破,原本完整的家庭,顷刻之间支离破碎,我也从此走进孤儿的命运之境。父亲没了,寡母再嫁他乡,我与姐投靠祖母一起生活。祖母是一位明智并很讲究传统道德的人,也是一位刚强的女人。她一双三寸金莲之足虽然不能做重的活计,可她很有心计之人,是位养猪、养家禽能手。母亲给我姐弟俩每月三元买口粮钱,其他生活费都由祖母负责。我十五岁初中尚未毕业母亲不再供给粮钱,姐只好早早地找人结婚,我生活靠姐接济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熬到初中毕业,命运又再一次接受考验。“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”断送了我由学登仕的通道。之后只好告学归田,整日为生存漫无天际地绣着“地球”。

    我廿二岁那年八月,祖母年迈之人又再一次遭受失子的打击,她一生中唯一的亲生孩子,因公殉职。命运多舛的她,没有因此倒下,依然勇敢地面对人生挑战而坚强地活着。说起我叔父,他是武功好手,是我从小崇拜的“偶像”。“文革”期间,单位工人分派,为防派性武斗发生,叔父连水上捎排也带上短枪。叔父魁梧的身材,外罩一件风衣,后背憋着一支手枪,走起路来,显得潇洒英俊,风流倜傥。那时我对他特别的崇拜和敬仰,他在我心目中是那样的高大威武,是自己未来奋斗目标的榜样。祖母,其实是父亲继母,他亲母因难产而故,祖父续弦之室。继祖母才三十出头,丈夫抛下孤儿寡母便撒手人寰。生活所迫而嫁,唯一孩子,却被丈夫族人强留原籍,受尽煎熬和身心摧残。眼看孩子病的瘦骨如柴,奄奄一息的孩子,祖母日夜心焦如焚。叔父七岁那年,祖父亲自带人将他偷偷抱出,从此脱离苦海。身患“沙淇肚”(儿童大肚病)的叔父经过一方精心调养,逐渐恢复健康。叔父从小天质聪慧,忒讨人喜欢。祖父也视为己生之子。母亲是童养媳,和叔父同岁,生肖属鼠,比父亲小一岁,他们仨在一起长大成人。叔父从小勤奋好学。祖父每天晚上教他们仨念《三字经》,父亲懒得学,而叔父总是学的最好,祖父就特别喜欢他。稍大后,厝里房亲为成人和青少年在大门、后门各办一个练武馆。叔父在那里学得一身好武艺。祖父在世时,父亲兄弟俩跟着撑“黄田船仔”,叔父也是水上劳作的一位好手,长大后他一直从事捎排放木事业,后来转岗木材储运。他去世那年四十九岁,俗话说:男怕“三、六、九”,他的命运却被正中。那年“五一”劳动节,叔父在单位带领“知青”造林时,被山上滚石击中头部险些致命,后经抢救伤愈,此劫被避过。本该是“大难不死”之人,可是,时过未三月,叔父在林场锯木厂试锯时,被冲力过猛的原木击中腹部,造成腹腔内出血,不治身亡,他过早地走完了人生旅途。

    父亲一生老实敦厚,凡事退缩忍让,不喜欢计较。祖父去世多年后,父亲十九岁那年,国民党在抓壮丁,本保保长陈加聚见得父亲身强力壮,有意选中为“壮丁”。六月的一天傍晚,家人正吃完饭,父亲刚刚走出大院门外,突听街上有人在喊叫“保长抓人啦?”叔父直冲向大门,只见保长一手举着手枪,另一只手紧紧地拽住父亲裤腰带,父亲怕裤子掉了死死捂住被拽的裤带,说时迟那时快,叔父一个箭步到保长跟前,一只手抓住保长拽腰带的手腕,另一只手托住他手肘,大声嚎叫“你放开我的哥,放不放?不然断了你的手臂!”,保长也是行武之人,深知叔父手劲力度的厉害,又见我家族人多势众,不乏武功高手,见势不妙,只得放手。两兄弟随即逃脱出外躲避。后来,保长耍赖,说是手上金戒指被叔父落下,发话要赔偿损失。为了息事宁人,祖母只好“赔”保长一只金戒指,还花十多担谷子托人讲情,才了了父亲“壮丁”一事。解放那时候,那保长被解放军逮捕法办开斗争会,祖母也曾上台数落他的不是。

    祖母是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,她烧香拜菩萨,尊祖敬宗。她坚信灵魂轮回,相信命运天注定之法。可她时常家教尊严,教子有方。在与祖母生活的三十年中,耳濡目染她传统伦理道德的行为,深受启迪。那些口传身教的传统文化,无形中被植入我的脑海深处,终身受益。那年而立之年,祖母患脑血栓,同姐夫日夜陪护她人生最后三天,她安祥地走完了八十周岁的人生。她一生最爱的是他的儿子,除此之外,就是和姐夫,也是和姐夫为她送终。也算我俩最后的报答。先辈亲人中唯一祖母的生卒记得最清楚。祖母生于光绪廿七年六月廿九日(1901813日)岁次辛丑丙申月癸亥日,卒于198186日,岁次辛酉年乙未月丙辰日卯时。

    母亲再嫁后,又生一男二女,还抚养她继夫前妻儿子,在偏僻的山村坎坷艰辛地生活了大半辈子。弟妹随母生活,他们长大成人后回归。母亲古稀之年,后夫也因病去世。随着改革开放,新镇建设,山村里人家都搬到镇上,孩子们也在镇上盖上新房,母亲跟孩子们又回到镇上,总算在年老前享受到了幸福生活。去年度过生日后,十月中旬走过九十岁的人生旅途。她临终前还在跟念叨到父亲和叔父,特别是他们一起生活时光的美好回忆。在和她交谈中,我风趣地说:“父亲和叔父二人活在世间的时间加在一起只有八十七年,而你一人就活了九十年,是他两兄弟剩余的活命数都给了你,所以,你要为他们多活几年,弥补他们的过早离开人间的缺憾。”她当时显得很是高兴,还说:“我们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可能是老天的安排,是他们的奉献,赐予我的命这么长。我时常会梦见他们,我怀念他们……”

    有人说:“父恩巍巍,母恩浩浩一个人,不论父母生前死后,如果淡忘父母、忘记父母对自己的生养之恩,对父母没有感念之情,对父母的恩都不想着去报答,就意味着他是一个忘本、薄情寡义,自私冷酷的人如果对父母都没有感恩和怀念,他就绝不会对他人和社会有任何的感恩和爱心,也不会有利他和奉献精神,是没有资格立于天地之间的。在上辈亲人中,亲生父母也不可忘怀,是他们给了我的生命。虽然小时候不愿意承认事实,也怨恨他们,可终究我是他们的亲骨肉,感恩之心也应有之。想当年,说实话不是祖母的谆谆教诲,不会主动为之披麻戴孝,行孝礼。记得生母病逝那年十五岁,她病危之际想见,在三月下旬的周四下午,还是祖母拽着到生母病榻前。祖母对生母说:“宝福里(现今赤门乡旧称,过去称媳妇用其娘家地名),我一世人说话都有算数的,当初我喜欢你这孩子,他才满月就从你怀里将他抱去,就许偌过,我们是至亲,是我的孙子,也永远是你的孩子,他要给你们夫妇送终的。今天我把人带来了,让你看看。你放心吧!他一定会给你做孝的。”记得当时生母已经不能言语,可见到我,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。第二天下午,生母就离开人世。祖母对唠叨了许多许多人生道理,并全程看管参加生母丧葬。祖母常说“鸡屎落地三寸气,做人要有志气。”这话在幼小的心灵上打上了烙印,并总是以此为镜子面对人生曲折困苦。凡事甘愿忍饥受饿也不愿低头求人,对生生父母亦是如此。就是在孤孤苦伶仃的时候,也从不向他们索取过一分钱,讨吃一碗饭,就是他们想给,也置之不理,宛如陌生路人。我长大后,祖母总是找机会使与生父接触,生父是位大夫,我有病痛祖母总带我去找他看病治疗。之后祖母经常的规劝,才勉强接受,随着时间的推移,生父在近而立之年才走进的视线,逐渐认可了他。有了家庭,初始家庭生活困难,生父每月从有限的薪金中给数元钱弥补家庭买个咸淡,他时常关怀孩子们头疼脑热,并为之治疗。他年老时总算了却了为人父的心愿。水口电站库区搬迁前一年,他病逝,享年六十九岁。生母去世时才四十五岁,生父才四十二岁,他们共同生活了整整三十年。生母去世后,可他一直没有再娶,坚守着那份对比他大三岁的妻子的恩爱情感到人生终点。

的上辈亲人现在都走了,永远的走了,无声无息。只是偶然在梦里与他们重逢。醒来却也只能对着镜子看湿润的眼。生前的人总会想象,离开以后会有谁记得,会有谁感伤。而依然在轮回中超度的我们,却年年享得雨纷纷 欲断魂。想这也是清明节的内涵吧?我尊敬的祖母、生的父母们、敬仰的叔父,孩儿的心中永远忆念你们,但愿们在天之灵永远安息。

 

人生就是这样,活下来的人,看着自己身边至亲的人越活越少,以至于最后轮到自己。这不是悲观,而是事实。属于我们的毕竟有限,让有限的生命尽可能的充满乐趣与平和就是智慧和聪明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於岁次甲午清明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