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良医善治

快乐过好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老家的故事》古迹:——远去的苍峡古镇  

2014-05-01 12:35:58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远去的苍峡古镇

 

清朝年间,一位受诏于福建任秀才监考官的李学台,因常年奔波于福州—延平之间。闽江沿岸耳熟能详的乡野驿站,那山青水秀的自然风景让他情有独钟,曾作诗《水口—南平)。诗曰:“水口渊关路起程,朝天桥下沙洲横。千层秀岭岩花艳,十里莪洋野草茵。谷口春风驴背暖,黄田秋雨马蹄金。三都酒醉文书史,苍峡花迷武步兵。虎啸清风山隐豹,龙源雨打涌泉鲸。白沙饭店岳溪饮,急水茶洋旅馆烹。玉背葫芦山色映,金沙琥珀月光明。吉溪渔火浮沉影,安济樵歌断续声。马历数间村妇接,欢逢十里庵童迎。遥望二塔双溪水,直进延关一座城。”这首诗把水口到南平闽江沿岸的自然风光,用清新的笔调,描写的非常生动而富有情趣,读来让人意趣横生,此诗一直在民间中流传着。诗句中的“苍峡”,就是古“静江镇”,之后为苍峡巡检司的所在地。“苍峡”古镇位于如今樟湖镇香山村境内。苍峡,古作“嵢峡”,朝廷不同时期在地设置行政机构。据史料记载,唐至五代南平设五镇,静江镇便是其一。镇上并置静江军,还设置苍峡驿站,为传递公文、信件,接待来往的朝廷官宦。宋元丰三年设“苍峡寨”,元、明两朝置巡检司,清朝设巡检司并递运所,内设有苍峡溏、苍峡铺。据查《南平县志》苍峡巡检司明朝始设一名巡检,有记载的巡检,从清朝康熙十年第一任巡检郑永起至道光二十年任胡镇,共有三十任巡检,其中乾隆时期最多为十七任。巡检司陆路管辖:龙源、清风、武步、苍峡四铺;水路管辖:樟湖、苍峡两塘和三个塘哨。陆路龙源、清风、武步设员各五名;苍峡设员六名、外委一名、跟丁一名;樟湖坂设员二名、千总一员、跟丁五名、字识一名。苍峡驿辖区:上至茶洋四十里,下至黄田四十里。留设担夫一百名,走递夫六名,兜夫十五名,京报二名,递夫二名。驿站原由苍峡巡检司代理,乾隆二十一年划归县管,驿站后改为“递运所”。千余年历史过程中,苍峡古镇均为南平县南部及古田县等一带地方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据传,从三都口岸到武步铺的官道两旁种的都是桂树与枫树,故苍峡素负“桂枫胜境游人醉”的盛名。港口码头船来车往热闹非凡。五里长街官宦、文人墨客、旅客游人熙熙攘攘,商家云集,人们或商业交易或游览或公干。大街市井不仅热闹繁华更是绿树成荫,花香鸟语。苍峡巡检司署前有二棵朱熹亲手种植的榕树,榕树长的非常茂盛,遮天避日,是人们休闲的好去处。明朝一位名胡纶的文人有《题朱子手植双榕》诗题存,诗云:“朱子曾经处,双榕植道旁。垂荫能数亩,北化即甘棠。偶尔留遗泽,千年结异香。回思风雪里,不改旧苍苍。”驿站车水马龙,担夫、递夫、兜夫们忙得不停。官道桂林枫树掩映生姿,游人行于两旁的绿荫下,无须撑伞戴蓬亦可避雨遮阳,花迷游人,好一处人间“仙境”。夜幕降临镇上,花影缤纷,香气缭绕,处处灯光相映,时时细乐声喧。苍峡呈现出了繁华而安定的太平景象,走进苍峡如入洞天福地之胜境。故多有诗人墨客为之吟诗作赋。如宋代人林亦之秋试罢重九过沧峡》诗云:“野阔村归如暮鸦,路沿溪曲似春蛇。不谙水土愁多病,忽听乡谈喜近家。一带青山将屋绕,数行绿竹倚门斜。 年年逆旅逢重九,今岁须看篱下花。”还有明代万历进士,浙江杭州人宋应昌字中苇,官福建左布政使,也曾有诗云:“ 沧峡清风岭,岧峣今复过。泉流千仞落,树杪白云多。节钺新承宠,疮痍旧若何。往来空传食,应愧此山阿”清代长洲人褚廷璋,字左峨,号筠心,乾隆癸未进士改庶吉士,历官侍读学士,过沧峡作诗云:“南平山色佳,峰峦互陵跨。置身万绿中,衣袂与之化。晓凉风疏疏,候已殊藻夏。枫林数叶丹,感此秋气乍。逶迆上白沙,旭影林际射。坡陀八九重,高下势衔卸。进步恃前猛,稍懈力不暇。山腰簇人居,结构仿台榭。飞檐翼奔泉,百尺向空泻。潺湲赴沧峡,茶洋递迎迓。殷雷转空壑,万古阅晨夜。不厌尘根喧,濯缨就岩罅。他年傥重过,诛茅数弓借。枕漱高人踪,泉石本无价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苍峡因地处闽江上游十里峡谷终段,山峦苍翠江水碧绿。在大峡谷北侧,逶迤数十里原始森林的九龙山,四时虎啸狼嚎。山涧流泉飞瀑,小潭碧波,水色山光美不胜收,构成如诗如画的自然小峡谷,峡谷故有“峡”之名。九龙山脉延伸跨江而形成双峡谷。江边登峰处,有一座古庙当地人称之“明府庙”,奉祀大唐入闽清官李明之祠。据庙石碑载,明庙始建于五代后周

显德五年(公元958年),北宋仁宗康定二年(公元1040年)维修扩建。庙座落峡谷东南坡,依山畔水。现存庙址残垣基地,面积1200平方米。庙后东侧有一条蜿蜒在峭岩上凿就而成的梯级,有八十级而美称‘八十层’,逐级而上石板铺就,登至九龙院八百余级。山地布遍溶洞(传说有三十六处之多),直通江边。曾听当地贤人胡玉辉说古称:“九龙院有洞可通达‘八十层’,洞口高过七尺,洞内容数人并肩行入,荫黯寒冷,即使大暑天也寒气逼人。持火炬入内,在岩壁上还依稀可见摩崖石刻。曾有山民江上行劫都从洞里通达,官府追截无踪,总难破案。”苍峡东与古田县三都口岸相接,西连清风寨,南濒临闽江,北靠 九龙山,方圆数里。北山因九峰蜿蜒如龙而称“九龙山”,此地是一处神秘而又景色秀丽的地方。大山深涧有一天然独石桥,差一步之离凡人望桥兴叹,故人称“仙人桥”。 在九龙山麓,后唐同光元年就建有“九龙书院”。院中有礼殿,以奉祀先圣,四配、十哲象;有祠堂,以祀杨、罗、李、朱四先生,其地曾为四先生旧讲学之所。

据传,闽江在“龙坪头”地段因河床鹅卵石堆积高出水面形成浅滩,江水流到这地面就搁浅,水会从河底溶洞流到三都口岸而出。“龙坪头”到三都口几里地段无明河,闽江在这里中断。船只到苍峡地段,下游至上游到三都口靠岸,上游至下游在龙坪头停泊,旅客、货物进入这地段后,重新找船只向上、下游继续航行。日子久了人们都把这里叫着“盘溪”,船只旅客、货物转船搬运越过这地段叫“盘溪过段”。“两岸青山相回合,溪流折转隐遁去。”正是这样的地理位置,决定了苍峡的繁华和中心地位,以及在当时军事战略和经济发展的特别重要的角色。当时闽江上下河流上已是“宏舸连舳,巨舰接舻”。闽江河道历代朝廷都在不断疏竣整治,至清代逐渐疏通。传说,明朝年间 “白马精”作怪,山洪瀑发,江水汹涌澎湃,泛滥成灾,势如排山倒海的洪水将“龙坪头”浅滩冲成大深沟,打从那时起,闽江上下游畅流。苍峡河段也因落差大,江面狭窄,水面形成大漩涡,当地人叫这里为“大喷”。船、排行经此处经常有船翻排散人伤亡的事故,过此处总是凶多吉少。民间还流传,岸边有一石因常食落水之人而成精。它曾与岸边樟树斗法,凡经此地的船、木排,无一幸免遭难,被妖石吞噬。妖石吃人后疾速狂长,一时这恐怖笼罩,江面无船排问津。人们为能水上平安,向苍天祈求降服精石,苍天知情后派“五雷”将精石劈成两半。后来,人们上石头面上看时发现,石头上布满大人小孩的脚印,因而走水路人都畏惧“大喷”。“大喷”的大漩涡直到水口库区形成后才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清朝年间樟湖坂、巨口不断发生农民起义,当时朝廷设置的千总署驻地又在樟湖坂,苍峡司官兵惶恐不安。清道光廿二年,苍峡巡检司及递运所迁移闽江南岸的樟湖坂。穷源推本,樟湖镇是苍峡古镇的延续,至今樟湖镇仍有以“静江”命名的街道。时移世易自闽江畅通古苍峡往日的雄风不再,优越的地理位置自然消失,苍峡逐渐退出了重要角色的行列。随着南岸樟湖坂的日趋繁荣发达,千年繁华的苍峡古镇消逝。苍峡到解放后只剩有几十户人家的自然村, 1990年水口水电站库区形成,苍峡村落并到香山村,从此也永远地消失了,最后剩下的只有了传说。

古苍峡千年的发展史留下很多遗迹,正待人们进一步去考古挖掘。据当地百姓说,现存有“苍峡寨”遗址,“九龙书院”遗址,苍峡摩崖石刻等,其中石刻遗迹最令世人关注。苍峡摩崖石刻在《福建通志·金石志》里有章节记载。比较有影响的是蔡潮的书法手迹石刻。蔡潮,浙江天台县人,他在明朝嘉靖年间任公守道和漕运督史。从他八岁(1474年)到五十岁(1524年)年间,曾在苍峡留下三处书法石刻。在靠三都口岸不远的峡谷内有一泉眼,泉水纯洌甘甜。泉眼前一坦磐石,人们喝水必须趴着,如行大礼之势。喝毕起身仰头,可望见大岩石上方有字迹端楷的“蒙泉”二字,每字一米见方。右上款“成化甲午端日”,左下款“天台八岁童蔡潮书于此”,字体富有美感。喝此“蒙泉”,观其“蒙泉”,生动形象,寓意深长。蔡潮第二次留下的书法石刻“怀古”二字,每字也是一米见方。因1958年修外福铁路,“怀古”被“切”,只留下“古“孤字。在蔡潮五十岁那年再次到苍峡,又留下书法石刻,文为“天台蔡潮宦游三至此,嘉靖甲申记”。蔡潮“蒙泉”书法石刻是一副难得的儿童书法石刻,曾多次被文物、文史、考古等工作者制成拓片存藏。1990年水口库区淹没,“蒙泉”被作为唯一从岩石上“切”下的一副书法石刻,被当地人存藏,如今存于樟湖镇香山村“古苍峡陈列馆”内。当年就有当地有识之士将“蒙泉”作为商标专利注册。有一诗句书法石刻 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,每字一尺见方,字迹端楷,传说为朱熹老夫子真迹。据传,朱夫子当年在此九龙书院及南平、建阳等地书院讲学,回尤溪老家都经苍峡过,他每趟回家总是日夜兼程的赶路。一次,从尤溪出来,行至龙溪(新岭溪)溪尾已是拂晓时分,筋疲力尽的朱夫子坐于路边岩石上小憩,仰望东方见云霞泛起,触景生情,脱口而出唐朝山水诗人王维《终南别业》中的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诗句,此诗句正是他当时内心的写照。后到苍峡驿站歇脚,即兴挥墨写下这诗句。当地人见朱老夫子之手迹,就将此诗句书法刻在摩崖上。如今,樟湖坂还有酒馆饭店仿模朱夫子的诗句手迹书法 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装点门面。峡谷内还有一处书法石刻“清虚洞天”,每字也是一米见方。另据南平县志》记载:“明宣德年间,九龙书院殿堂倾倒,先圣与诸贤像,迁祀县学,门额故址犹存。嘉庆4年,蔡潮重修书院,后又毁废。九龙书院古称“九龙院”。当地民间还有它的传说:当年有一位皇帝下江南时到苍峡,与一位美丽的酒店姑娘私定终身,暗结良缘。因皇帝回京后没有按约定时间来迎娶,致使酒店姑娘削发为尼。后来为了弥补旧情封她为妃子,姑娘不受。皇帝特以建九龙院赠与,作为故娘隐居之所。后人将它改作书院。九龙院遗址上如今还散落有许多遗物,如:石马槽、石脸盆……

古镇苍峡,灿烂辉煌的岁月,在历史的天河里仅似流星划空般一闪而过。它已随时光离人们远去,只有流传的那些故事还在述说着昨天的古镇-苍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